思考,免费用药政策何时调整

发布时间: 2019-05-02 12:19
     艾滋病药物代购市场混乱,免费用药政策何时调整?
 
  在中国每年新发现艾滋病感染者有8万人,他们可以终身领取国家免费药物,但由于部分药物有神经副作用,有的患者选择跨境买药或代购。而药物代购市场鱼龙混杂,有人转钱后被拉黑,有人买到假药,病毒数量不降反升。因唾手可及的代购药,还有人脱离医嘱,自行停药、换药,存在巨大风险。
 
  在艾滋病传入34年之后,中国估计存活艾滋病感染者已近125万;接受免费治疗的艾滋病感染者也从2012年的17.1万人增至2017年的61万人。防艾控艾,已不仅是医疗议题,更是社会议题。国家免费药物目录沿用十余年,药物副作用经年累积的折磨,经已无法满足患者需求。只有免费药目录与时俱进,加入更多新型药物,才是解决问题的理想渡口。
 
  现实却是,2007年至今,除了把副作用严重的司他夫定等药物剔除,这份目录没有调整过。2017年初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《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“十三五”行动计划的通知》,明确要求卫生计生等多部门,依据相关政策规定适时调整免费抗病毒治疗药品目录。2017年11月、2018年4月,都相继传出目录将更新的消息,最终却悬在了半空。
 
  汹涌的用药诉求难寻出口,将很多人逼上了跨境买药之路。跨境买药的最大动力,是更低的价格。副作用更小的新型药物,从泰国、印度和南非等地购入,仅需国内1/5甚至1/10的价格。这也催生了地下代购产业链出现。但市场熙攘,利来利往,相比于规范的药品交易市场,海外市场和代购队伍愈发混乱,有人被骗光药费,还有人买到假药,经验世界中确保药品质量的体系并不能完美融合进来。真正约束卖方、保护买方的交易规则于此缺位,仅凭双方自发形成的风险抵御机制脆弱,甚至无效,患者无不担心药物真假。失序的代购同样警示着艾滋病免费用药政策调整,引进、开发新药品的紧迫性,给予艾滋病患者更多选择,让他们走出用药困境。
 
  必须承认,过去10余年,国家密集出台政策,加快药物研发、保障药品供应。2016年,曾经阻碍艾滋病患者接受免费治疗的门槛——CD4的数值限制被取消。医保也向艾滋病药物敞开了大门。2017年,进口药利匹韦林纳入了国家医保。医保报销后,利匹韦林从每盒1200元降至最低100元,与泰国80元左右的价格相差无几。但这些只是开始。对大多数病友来说,何时能买到医保药物仍是未知数。两年过去,只有在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杭州、深圳等少数城市的少量定点医院,可以用医保买到利匹韦林。
 
  悬殊的售价、迟延的新药、有限的医保覆盖成了艾滋病药物代购产业泛滥的根源。提高新药的可及性,呼唤各级政府更开放的药品与医疗政策。一方面,合理安排艾滋病防治经费,提高资金使用效益,及早更新免费药物目录,加强新药研发,加快注册审批,保障药品生产供应;另一方面,对具有明显临床价值的创新药,实行优先审评审批。这不但是为政府形象授勋,更重要的是,这是对患者生命的尊重。

上一篇: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死于结核病人数仍偏高

下一篇:避孕方法改变,与艾滋病感染无关联

株洲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艾科 版权所有 地址:株洲市芦淞区人民中路537号 电话:0731-28214076
本网站由 株洲蓝澜NGO 提供技术支持 湘ICP备1501296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