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在治疗HIV的成就

发布时间: 2019-10-09 09:31

目前,对HIV感染者尚无彻底治愈方法,但ART可有效针对HIV进行长期抑制性治疗,成为现阶段治疗HIV的最有效手段。研究证实,更早开始ART,不仅有助于改善患者预后,而且能更早抑制病毒的复制,降低HIV传播风险。21世纪初以来,HIV/AIDS研究界逐渐接受了“体内病毒得到抑制的HIV感染者不会通过性行为传播病毒”的观点。2016年初,“获得预防行动”提出了“检测不到=传播不了”(Undetectable=Untransmittable, U=U)的口号来倡导这一科学发现。这场运动很快获得了影响力,自发起以来已经得到60个国家的400多个组织的支持。值得注意的是,ART也是预防HIV发展为AIDS的有效手段,有助于消除AIDS目标的实现。

  2018年12月,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艾滋病丙型肝炎学组联合CDC发布第四部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(2018年版),该版指南对所有HIV感染者推荐立即进行抗病毒治疗,与WHO等国际指南达成共识。中国接受ART人数从2012年的17.1万人增加到2017年的61.0万人,2017年治疗覆盖率为80.4%、治疗成功率维持在90%以上,但在HIV治疗上仍面临以下挑战:

  免费ART的局限性虽然“四免一关怀”政策的颁布以及新版艾滋病指南对治疗时机的放宽,让所有具有治疗意愿的HIV感染者均能到指定的医院接受免费ART,但目前国家所提供的免费药物种类相对有限,如:不包含整合酶抑制剂;蛋白酶抑制剂仅克力芝一种;核苷类抑制剂中品种较少,组合的治疗方案相对较少,而国际上,整合酶抑制已成为全球各大指南一线推荐,各类合剂层出不穷。另外,治疗时机的放宽也意味着接受ART人群的扩大,如若患者没有良好的服药依从性,则可能造成耐药毒株在人群中的传播。药物纳入医保有助于进一步提高依从性和抗病毒治疗的意愿,这或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。

  立即ART策略被感染者拒绝或退出造成该现象的原因很多,从药物治疗角度来看,患者担心药物不良反应和药物相互作用(Drug-Drug Interaction, DDI)会对人体造成伤害。① 多数抗病毒药物的毒副作用明显,降低了HIV感染者生活质量及治疗依从性。腹泻、贫血、脂肪代谢障碍综合征等药物不良反应与HIV感染者生活质量的下降相关;神经系统副作用也是影响患者生存质量的因素之一;药物副作用是治疗不依从的独立危险因素。另外,在进行不良反应处理时所产生的费用造成了部分HIV感染者的严重经济负担。② 随着HIV感染者老龄化以及非传染性疾病负担的增加,联合用药显著增加。至2030年,预测54%的HIV感染者将会联合用药;其中20%服用≥3种药物。随联合用药比例增加,当前一线ART治疗者中将有53%出现DDI或用药禁忌;继而约40%患者对≥1种一线推荐ART药物出现长期不良反应,需考虑换药。

  寻求AIDS治愈继“柏林病人”之后,近日英国和德国相继出现了“伦敦病人”和“杜塞尔多夫病人”,两位患者同样接受了含有CCR5基因突变的骨髓移植治疗,或可成为第二个、第三个治愈AIDS的案例。该研究为造血干细胞移植治愈AIDS提供了新的证据,对CCR5基因的改造有希望成为AIDS功能性治愈的突破口。然而我们也应该意识到,CCR5Δ32突变在人群中非常罕见,干细胞移植的匹配率也很低,该方法在现阶段不具有应用推广的价值。从目前的研究来看,AIDS治愈依然受到挑战,还需要进一步研究。

上一篇:中国消除AIDS目标的挑战

下一篇:没有了

株洲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艾科 版权所有 地址:株洲市芦淞区人民中路537号 电话:0731-28214076
本网站由 株洲蓝澜NGO 提供技术支持 湘ICP备15012960号